發表文章

2018 IRONMAN 70.3曲靖站:三位選手獲得KONA資格!

圖片
IRONMAN 70.3曲靖站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IRONMAN比賽賽道,海拔高達2000公尺,不少選手或多或少都會出現高原反應,所以平均成績都會比平地慢10分鐘以上。另外,由於中國區的IRONMAN 70.3賽事可以爭取KONA世錦賽資格,所以近年很多國外選手都會選擇前往中國參賽,競爭相當激烈。


今年我有三位選手參加這場賽事,三位都取得不錯的名次,分別是:M18組第一名、M25組第二名、M30組第三名,同時包辦了中國選手的前兩名(含職業組總排第12跟13名),也順利拿下三個前進KONA世錦賽的名額!


其中兩名選手也有參與去年的賽事,今年分別進步了9分鐘跟24分鐘,各項成績皆有顯著進步。

接受我訓練兩年的選手成為首名衝線的中國選手,同時比去年進步了9分鐘。
緊隨其後的是我的另一位選手,比去年進步了24分鐘,而且今年才20歲。
為這場比賽準備了四個月以上,最終如願跑進五小時,並順利取得KONA世錦賽參賽資格。

加快步頻比修正跨步動作,更能降低跑步受傷的風險

圖片
跑步傷害跟跑姿之間的關係,常常是跑步科學界爭論的問題,一派認為跑步傷害跟跑姿有直接關係,不良的跑步動作會大大提高受傷的風險;而另一派則認為兩者關聯性並不高,問題應該出在其他因素上,例如個人的肌肉力量、鞋子等。

之前大部分相關的研究焦點都集中在垂直落地(vertical loading)時的衝擊力上面,比如平均或即時的垂直負荷率,或是垂直衝擊力的峰值有多高。然而,最近一份來自英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報告,試圖從水平制動力(horizontal braking forces),亦即跑步時所產生的剎車力道,探討與跑步傷害之間的關係。研究結果支持跑步傷害跟跑姿之間有著直接的關聯性,並提供一些跑步動作上的建議。
研究人員找來65名女性跑者到實驗室進行三維步態分析,如此可以知道她們在跑步時每一個循環動作中,身體所承受的不同方向的衝擊力。然後這65位女跑者將進行為期15週的半程馬拉松訓練計畫,並由運動物理治療師全程監控受試者受傷的情況。

一開始研究人員是假設平均垂直負荷率(average vertical loading rate)將會跟跑步傷害有著最高的關聯性,因為它是在測量你的腳垂直撞擊地面所承受的力量有多大。雖然大部分研究都使用這個假設,但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得到一致的結論。研究人員的另一個假設是跑步傷害會跟峰值制動力(peak braking force)有關,亦即跑者所承受的剎車力道越大,受傷的風險就越高。
最終,在65人當中有高達22人發生跑步傷害(33.8%),其中發現制動力——即剎車的力量——最能夠預測跑者受傷的機率。研究人員把65名跑者按跑步時所承受的水平制動力分成三組,其中制動力最高的一組,其受傷的可能性比最低的那一組高出八倍,比制動力中等的那一組也高出五倍之多。至於其他所測量到的力學數據,則與跑步傷害之間並沒有明顯的關聯性。

對於研究人員來說,這是一個意外的結果,因為跑步時的水平衝擊力通常只有垂直衝擊力的十分之一,但可能是由於人體的骨骼更能承受垂直的衝擊力,所以水平衝擊力反而相對更容易對跑者造成傷害。

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 這樣的研究結果帶來了兩個問題:
1. 我們可以如何減少這種剎車的力量?
2. 如何知道自己跑步時的水平制動力過大?

教練通常會假設「過度誇步」(overstride)的跑者會產生最大的剎車力道,因為腳掌落在身體的前方會造成剎車效應,跟水平前進的慣…

如何找出不同距離比賽的目標功率?

圖片
要制定出自己在比賽中應該使用的目標功率,你需要先正確檢測出自己的閾值功率,或是直接進行一次10公里比賽或測驗,然後再去推算出其他比賽距離的目標功率。

根據10公里比賽功率推算
下面這張表格我是從Stryd的電子書以及Steve Palladino教練的一次線上研討會裡的資料中,整理出最常用的幾個比賽距離,以及對應的10公里比賽功率百分比。


從表中可以看出,只要在10公里以內的距離會在100%以上,而且距離越短,百分比會越高,10公里之外的長距離比賽則略低於100%。要計算出某比距離的目標功率,我們只在把10公里比賽的平均功率,乘以對應的百分比即可。

舉例,假如我近期一場10公里比賽之平均功率為230W,想要推算馬拉松42.195公里的目標功率,可以根據上表計算出:230W x 89.9% = 206.8W。

因此,我跑半馬比賽時應該要把功率控制在206W附近即可,最後有餘力的話再加速。同樣地,假如我今天要測驗1600公尺,我可以直接把230W x 116% = 266.8W,所以測驗時我只要把功率控制在266W左右就可以了。
STRYD比賽功率計算器
Stryd官方的手機APP有提供比賽功率計算器(Race Power Calculator)的功能,你可以根據之前的比賽/測驗成績,去推算下一場賽事的目標功率是多少(目前提供5公里、10公里、半馬跟全馬四種距離)。

【步驟1】到Stryd APP的設定頁,點選Race Power Calculator。


【步驟2】先選擇最近比賽或測驗的距離,然後輸入成績,接著選擇目標比賽的距離,再選擇自己是屬於速度型(Speed Demon)、均衡型(Balanced Runner)、或是耐力型(Aerobic Monster)的跑者,如果不確定的話,選中間的均衡型即可;最後按下「CALCULATE」即可計算出下一場賽事的目標功率。


以上圖為例,近期10公里的成績為42分11秒,平均功率220W,目標比賽是半馬距離,屬於均衡型跑者。最後,系統根據跑者的功率區間,計算出半馬的目標平均功率是205W,所以跑半馬時只要將功率控制在205W即可,不需要再看配速跟心率。


另外,如果覺得單一目標數字有點不好控制,你可以同時記下速度型跟耐力型的計算結果,然後將兩個結果當作是目標功率範圍的上下限。下圖是同一位跑者分別選擇速度型跟耐力型的計算結果,分別是2…

如何找出自己的跑步功率區間?

圖片
為了從訓練中獲得最好的鍛鍊效果,每一次跑步應該都要具有目的性。上一篇文章「跑步功率最重要的數據:找出你的FTP」提到,只要找出自己的閾值功率(或稱臨界功率)之後,就可以按百分比推算出自己的各強度區間,然後就可以透過功率區間去安排訓練課表,以及分析跑步記錄的強度分佈。


如果你過去已經接觸過科學化訓練,或許對於心率區間或配速區間並不陌生,它們就是按照你的比賽成績或心率去劃分不同的強度區間,以應用在訓練或比賽上。

同樣地,功率區間也是根據你的個人能力(閾值功率)去劃分強度區間,每個區間都會對應到不同的能量系統/意義,代表不同的訓練效果。

相對於心率與配速區間,功率區間可以提供你更客觀、更不受外在環境影響的強度依據,無論在平路、上坡或下坡,我們都可以按照特定的功率區間去進行訓練或比賽,不會再發生「追心率」的情況,或是上坡不知道該跑多快的問題。

另外,由於跑步功率與自行車功率的差異性,Jim Vance教練非常強調跑步的效率,在使用功率訓練時千萬不要為了達到更高的功率而犧牲了原來動作效率。功率數值有所提高可能是不錯的結果,但提高跑步效能更加重要。
"I believe efficient runners will see more benefit from training by power zones than inefficient runners." 「有效率的跑者比效率差的跑者,更能從功率區間訓練中獲益。 」 目前主流有三種功率區間可供選擇,分別是Jim Vance在《科學化跑步功率訓練》中的功率區間、Steve Palladino教練的Palladino Power Project Zones、以及Stryd官方使用的功率區間,在此將這三種功率區間整理出來分享給各位。


Jim Vance跑步功率區間


Jim Vance是最早推出跑步功率訓練書籍的教練,目前是美國鐵人三項訓練團隊Formula Endurance的創辦人兼總教練,專門培養頂尖青少年鐵人三項選手,他的選手Ben Kanute在2017年的Ironman 70.3 World Championship拿下第二名,僅次於當今的鐵人界傳奇Javier Gomez Noya。

Jim Vance將跑步功率劃分成七個區間,Zone 4是乳酸閾值區間,也就是有氧與無氧強度的分界線,Zone 1~…

紐約馬菁英跑者的功率數據分析

圖片
Patrick Smyth是美國的菁英馬拉松選手,在2016年的紐約馬拉松獲得第十名,成績2小時16分34秒。當時他的鞋子上有佩戴Stryd跑步功率計收集數據,這篇文章就是分析他在這次比賽的數據表現。其中文章的分析圖表與內容是出自他的教練Ryan Bolton及其團隊(The Harambee Project elite training group),我只是把內容轉譯成中文。


上圖藍線為配速,黃線為功率,紫線是海拔高度。整體而言,Patrick的配速尚算穩定,不過可以看到功率明顯下降的時間點都是在下坡的路段,像4分50秒到10分20秒之間的 Verrazano-Narrows Bridge,以及1小時17分到1小時21分之間Queensboro Bridge;下坡時由於地心引力的關係,我們只要輸出比較低的功率就能維持相同的配速。因此,Patrick其實可以在下坡時維持跟平路一樣的瓦數,讓自己再跑快一點。教練建議可以在訓練時加入一些下坡技巧訓練,以改善下坡跑的效率。


上圖是各功率區間的時間分佈,顯示Patrick的功率數據主要集中在280至350W之間。在整場比賽的平均功率為306.6W,前半馬為319.4W,後半馬下降至294W,前後相差達8%。


跑步效率較差的跑者,姿勢功率(Form Power)會在總功率輸出中佔更高的比例。另外,隨著身體疲勞,跑姿會漸漸變形,姿勢功率將因而上升(效率較差)。Patrick算是擁有相當不錯的跑步技術,因此他的姿勢功率相對較低。如上圖所示,他全程平均姿勢功率為65.3W,前一小時的姿勢功率只佔總功率輸出的20至23%,但後半馬比前半馬上升了2.2%,最後20分鐘的姿勢功率比例更上升至28%左右,代表Patrick在比賽後段因疲憊而導致跑步效率下降。


垂直振幅是指身體重心上下移動的幅度,一般會落在8至14公分之間,Patrick在比賽中的平均垂直振幅為8.1公分,意味著他的身體重心不會隨步划而大幅跳動,對馬拉松來說這是很有效率的表現。垂直振幅是跑步動作的一部分,不可能完全不跳動,只是過猶不及都不好,超過15公分代表跳動大大,低於7公分也不好。

觸地時間是指腳掌接觸地面到腳趾離開地面的時間,長距離跑者一般落在150到300毫秒之間,這個數字會隨跑步速度和跑步效率而變化,而騰空時間就是整個身體在空中的時間。對於大部分跑者來說,跑步過…

跑步功率計量化跑步技術:下肢彈簧剛性(Leg Spring Stiffness)

圖片
如果把身體拆成兩部分,我們的雙腿在跑步時就像彈簧,軀幹(上半身)即是被承載的部分。跑步的時候,每一步落地時身體垂直往下的動作會被減速,而這個減速的速率則可以當作為下肢的剛性,這也是目前Stryd獨有的測量數據:下肢彈簧剛性(Leg Spring Stiffness, LSS)

研究證實下肢彈簧剛性較高的跑者,由於能量轉換效率較佳,其跑步經濟性會比較好。另外,當雙腿疲勞時,可能是馬拉松的最後10公里,或高強度間歇訓練的最後幾趟,下肢彈簧剛性將可能因為肌肉疲勞而有所降低。

因此,觀察紀錄下來的下肢彈簧剛性變化,可以知道雙腿是在什麼時候出現疲勞,長期下來也可以知道LSS有沒有因為訓練而提升。

另一方面,由於下肢彈簧剛性會受體重影響,所以如果要比較不同跑者或跑步紀錄分析時,最好要進行標準化處理(下肢彈簧剛性 ÷ 體重,LSS/kg)。Steve Palladino教練根據收集下來數據,把LSS/kg分成幾個層級:


下肢剛性跟雙腿的肌腱、韌帶和筋膜等具有相關性,目前多數研究認為腳在落地時,這些組織會吸收與儲存能量,稱為彈性能(elastic energy),並且在離開地面時將能量釋放出去,為前進帶來更多動力。由於這股動力並不需要消耗到額外的能量或氧氣,因此也被認為是能夠提升跑步經濟性的原因之一。提高LSS/kg,可以讓你在相同的體感下跑出更快的配速。


透過重量訓練、增強式訓練、爬坡間歇跑等,都可以有效改善LSS/kg,從而改善跑步經濟性。不過,也有研究指出下肢剛性過高有可能會增加受傷的機率,他們認為每一位跑者的下肢剛性都有一個最佳範圍,可以在擁有良好跑步表現的同時,又不會提高受傷的風險。

---【如要轉載,請註明作者與出處,謝謝配合】---
跑步功率系列文章:
跑步科學的新里程碑:Stryd與功率訓練跑步功率最重要的數據:找出你的FTP跑步功率計量化跑步技術:水平功率 vs. 姿勢功率跑步功率計量化跑步技術:跑步效能(Running Effectiveness)跑步功率計量化跑步技術:下肢彈簧剛性(Leg Spring Stiffness)
參考文獻:
Understanding 'Running Effectiveness' and its UsesBarnes, K. R., & Kilding, A. E. (2015). Running e…

老而彌堅!FTP從245W進步到280W

圖片
去年冬訓期接受了一位將近50歲的鐵人選手江大哥,是訓練營中年紀次大的學員,他35歲才開始學游泳,42歲才參加第一場鐵人三項比賽。

訓練剛開始的時候他的實力其實已經不錯,平常是在經營游泳館,游泳能力在中上水平,第一次自行車FTP測驗出245W,跑步五公里也跑到19分初。說真的,畢竟運動表現會隨年齡衰退是不爭的事實,所以那時候我並沒有期望太多,只要持續無傷訓練、可以進步一點就不錯了。


不過這幾個月的數據都在告訴我:「我錯了!」他是訓練營中進步最多的學員之一,FTP在進入賽季後進步到280W,跑步在半馬測試賽中也跑出1小時25分,這絕對要歸功於他對訓練的態度與課表完成度,幾乎沒有缺席過任何一次訓練,也不會自行加量,完全信任我的安排。

在今年上半年參加了四場比賽,分別是兩場113距離跟兩場51.5標鐵,除了柳州Ironman 70.3因為摔車影響到發揮,只排到中國第七名,其他三場都有不錯的名次,包括一場113全場第四,一場標鐵分組第一,最後一場標鐵更是騎出所有分齡組中最快的自行車分段時間,並拿下分齡組總一(在菁英組也可以排到第七名)。



由於江大哥的主要目標是放在113距離,所以除了FTP之外,我會更關注他在60分鐘以上的功率輸出的進步趨勢,包括90分鐘與120分鐘。

上圖是利用WKO4統計在這整個賽季所有的90分鐘最大平均功率、120分鐘最大平均功率與標準化功率(NP),可以明顯看到三者都隨著訓練穩定成長,其中90分鐘最大平均功率在柳州Ironman 70.3前一周創下最佳的233W,柳州比賽當天的2小時NP創下最佳的238W,然後隔周的千島湖113賽事又創下次佳的2小時NP 236W(問你怕了沒),並拿下全場第四,證明進入賽季後身體狀況剛好步入巔峰,連兩周113比賽也反映出冬訓期所建立的良好恢復能力。


第二場比賽隔三周後,又要面對連兩周的51.5標鐵,這三周主要在維持體能以及適應標鐵距離的強度,所以量都不大,訓練品質維持得不錯。

不過賽季第一場標鐵似乎還沒完全進入狀況,自行車我給他的目標功率是245~260W,最後平均功率只有234W,游泳跟跑步正常發揮,也穩定拿下分組第一。

隔周進行第二場,終於騎出了當前最好的水平,在38公里中催出平均253W,NP 261W,均速將近41km/h,更成為分齡組中騎最快的男人。

平均速度40.6 km/h平均功率(AP):253W標準化…

未來,已經到來:《科學化跑步功率訓練》

圖片
全球第一本推出,也是首部引進台灣的跑步功率著作《科學化跑步功率訓練》(Run with Power: The Complete Guide to Power Meters for Running),終於在台灣書店上架,首先很感謝漫遊者出版社在明知道讀者可能不會很多的情況下,仍願意出版這本書,再來是感謝譯者張芷盈接下翻譯的任務,讓更多華人跑者接觸到最新的跑步訓練知識。


跑步功率計在最近兩、三年才開始興起,就如同心率裝置剛進入跑者世界,或功率計剛進入自行車世界一樣,新科技總是讓人卻步,但就如同作者Jim Vance在序言中所說的,歷史會不斷重演:

「新科技可能很嚇人,一定也會有人拒絕使用功率計。他們會說自己對於現有方法已經很滿意了。但我敢保證,如果你願意嘗試學習使用功率計進行訓練,你將會跑得更快、成為更聰明的跑者,因為功率數據可以改善你的訓練課表。一開始排山倒海而來的數據、提供給教練和運動員的回饋,這些資訊可能令人一時難以負荷,但若能好好研究,善用獲得的資訊讓自己變得更強,將能讓你進一步領先群倫。一旦最頂尖的運動員開始與最優秀的教練合作,而這些教練也知道如何運用新的科技與數據規劃訓練的進度、改善運動員的弱點,將會帶來下一波的革新發展,隨之而來的表現也絕對會讓人膛目結舌。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回頭看看跑步和訓練的歷史進程,一切都有跡可證,因為歷史會重複。未來,已經到來。」

Jim Vance在大學時曾經是越野跑、田徑選手,後來轉戰職業鐵人三項選手,Ironman最佳成績是8:37:09。目前是美國鐵人三項訓練團隊Formula Endurance的創辦人兼總教練,專門培養頂尖青少年鐵人三項選手,其中訓練過最有名的選手非Ben Kanute莫屬,在2017年的Ironman 70.3 World Championship拿下第二名,僅次於當今的鐵人界傳奇Javier Gomez Noya。


在第一章中作者先說明為什麼跑者要使用功率計訓練,他作了一個我覺得很有趣的比喻:

「GPS裝置固然有用,但和功率計擺在一起,GPS能帶來的功效便相形見絀。用科技的演變來比喻,就像打字機和電腦的差別。在跑步世界的科技演變中,碼錶大概就等同於打字機,光就本身的功能來說,還蠻不錯的,但能運用的範圍卻十分受限。發展到心率裝置時,彷彿又打開了一扇大門,但現在回顧,其實也就不過像是從打字機,進階到笨重且速…

跑步功率計量化跑步技術:跑步效能(Running Effectiveness)

圖片
在跑步功率計剛問世的時候,很多本身也有在接觸自行車功率計的跑者或鐵人,都會以為跑步功率只是多了一種測量跑步強度的工具而已,只要都在平路練跑,那配速好像就已經夠用了。

但其實測量強度只是跑步功率的其中一個功能,我認為最關鍵的應用是透過功率計去量化出我們的跑步技術好不好,也正是這篇文章想要談的跑步效能(Running Effectiveness,簡稱「RE」)

在過去如果想要量化跑步技術,大概就只有透過觀察步頻、觸地時間等的數據去判斷,或是利用錄影的方式去分析跑姿,但這兩種方式其實都有缺點。首先,錄影可以看到動作的表象,你可以畫角度或計算動作時間,但問題是你只能分析畫面中的那幾步,你沒辦法知道他十公里、甚至全馬的過程中是不是都維持一致,或是在什麼時候因為疲勞或其他原因而出現變化。

至於目前進階的手錶配合心跳帶,雖然可以紀錄一段跑步中的技術數據,但問題是基於身高體重、跑步能力等因素的差異,其實每個人都有一個目前最適合的範圍,你不知道對這個人來說多高的步頻才適當、或是多短的觸地時間才算好,雖然可以分析的數據變多了,但到最後其實都只能憑感覺。

記錄你每一秒鐘的動作變化
跑步效能是跑步速度(m/s)與功率體重比(W/kg)的比值,單位為kg/N(公斤/牛頓),這個數據由自行車功率訓練專家Andy Coggan博士所提出,它可以幫助我們檢視在輸出的瓦數中,有多少能夠實際幫助身體前進。

如果說功率輸出是成本,那麼前進速度就是效益,有些跑者可以利用相對較低的成本去達到相同的效益,另一些技術較差的跑者,則可能需要付出較高的成本,才能達到相當的效益。簡單來說,跑步效能愈好的跑者,可以用愈少的力氣跑出相同或更快的速度。

跑步效能就是在比較功率與速度的關係,計算公式並不複雜:

跑步效能 = 速度 ÷ 功率
但兩者要轉化成可比較的單位,因此要換算成:

跑步效能 = (公尺/秒) ÷ (瓦/公斤)
舉例,一位65公斤的跑者進行五公里計時測驗,成績剛好20分鐘,平均配速為4:00/km,平均功率為265W,因此可知:
平均速度:4.17m/s平均功率體重比:4.08W/kg 所以,可以計算出這位跑者在這次測驗中的跑步效能為:

4.17m/s ÷ 4.08W/kg = 1.022kg/N
要計算出準確的跑步效能,你需要對功率計與分析軟體WKO4設定正確的體重(公斤),不然分析出來的數據將不具參考價值。對…

跑步功率計量化跑步技術:水平功率 vs. 姿勢功率

圖片
在使用跑步功率計訓練時,在手錶上通常只會顯示一個功率值,它就是你當前或平均的總功率輸出。但跑步跟騎車不同的地方在於,自行車功率計只會測量踩踏的功率,它只知道我們施加到踏板的力量與速度分別是多少;而我們在跑步時,身體其實會產生不同方向的動作,也可以往不同方向移動,這跟我們的跑姿與跑步經濟性息息相關。因此,在大多數情況下,跑步功率其實並非愈高愈好,我們需要知道功率輸出是增加到什麼方向。


跑步功率可分成三個維度,分別是水平功率、垂直功率與側向功率:
水平功率(Horizontal Power)是指能讓身體水平移動的功率輸出,也是我們最在乎的功率表現,一般跑者平均會落在總功率的76~78%之間,技巧優異的菁英跑者可以達到80%以上。另外,同一跑者在較快的速度下通常也能達到較高的水平功率比例。垂直功率(Vertical Power)是指身體上下移動所產生的功率,因此與垂直振幅有高度相關,垂直振幅愈大,垂直功率愈高;在爬坡時,垂直功率可能也會顯著增加。側向功率(Lateral Power)是指往左右兩側移動所產生的功率,當我們在田徑場或一般道路上要轉彎時,側向功率就會上升,不過通常只佔一小部分,對總功率來說比例微乎其微。 目前跑步功率計大致可分成兩大類,分別是二維(Two-dimensional, 2D)與三維(Three-dimensional, 3D)功率計;顧名思義,二維功率計能夠測量兩個方向的功率,分別是水平與垂直功率,而三維功率計則可以把水平、垂直與側向功率都測量出來。


Stryd跑步功率計所測量的Form Power暫譯作「姿勢功率」)是指用於維持身體姿勢,但無助於水平前進的功率輸出,因此也可以當作是垂直功率與側向功率的加總。正如前面所說,跑步功率並不一定是愈高愈好,假如是因為姿勢功率上升而讓總功率輸出增加,那麼絕對是壞事;相反,姿勢功率佔總功率輸出的比例愈低,代表跑步經濟性愈好。

在相同的總功率輸出下,如果姿勢功率減少,通常就代表著水平功率增加,可以作為跑步效率進步的象徵。另外,當身體疲勞時,可能會出現一些多餘的動作,姿勢功率可能會因此上升,所以在長跑、間歇訓練或比賽中分析姿勢功率的變化,可以看出疲勞對你的跑姿影響有多大。


菁英跑者或長年訓練的選手早已經發展出省力的跑姿,所以姿勢功率的變化通常不會很明顯,技術較好的跑者一般都可以把姿勢功率控制在總功率輸出的20%…

【賽事快訊】Galen Rupp又破PB:布拉格馬拉松 2:06:07

圖片
2016里約奧運馬拉松銅牌Galen Rupp,是目前最頂尖的長跑選手之一,昨天以前的PB並不算十分亮眼,只有2:09:20,上個月波士頓馬拉松又因失溫退出賽事。不過,只要是他能夠順利跑到終點的賽事,結果都相當成功。

到目前為止,Galen Rupp完成過五場馬拉松,每一次都可以站上凸台,除了拿下里約奧運第三名之外,也是去年芝加哥馬拉松冠軍(15年來第一位奪冠的美國人),而且幾乎每一場都在刷新PB。


昨天參加布拉格馬拉松也不例外,以首名衝過終點線,同時也再次以2:06:07的成績大破個人最佳紀錄,為自己的馬拉松生涯再添一筆勝仗。

比賽當天氣溫宜人,起跑溫度13度,略帶微風。集團通過半程時間為1:03:00,然後Galen Rupp一改前幾場保守跟跑的作風,在25公里後積極作為,與帶頭的兔子並肩領跑,成功擊潰多位好手。

在多次變速後,只有Sisay Lemma能夠守住,但Galen Rupp狀況實在太好,在最後38公里使出致命一擊,不消幾秒鐘就跟對手拉開了50公尺,一路高速進站,笑納生涯第三次馬拉松冠軍,也成為了美國有史以來第三快的馬拉松選手(前兩位分別是名將Ryan Hal跟Khalid Khannouchi)。值得一提的是,Galen Rupp在最後3公里的平均配速達到2:56/km,看來要再創PB並非難事,2020東京奧運的表現也值得期待。


第二名的Sisay Lemma其實也非等閒之輩,這位90後的衣索比亞跑者,全馬最佳紀錄是年初在杜拜馬拉松創下的2:04:08(當時拿下第5名),只能怪Galen Rupp狀況真的太好了。


2:06:07這個成績,也讓Galen Rupp成為非非洲裔(non-African-born)有史以來第四快的跑者,比二月在東京馬創下日本國家紀錄的設樂悠太快上4秒。其中第2、4、5名都是現役的馬拉松好手,2020東京奧運絕對精彩可期!
2:04:58,Ryan Hall,美國,2011波士頓馬拉松(因風速與下坡地形而不被承認)2:05:48,Sondre Nordstad Moen,挪威,2017福岡馬拉松2:06:05,Ronaldo da Costa,巴西,1998柏林馬拉松2:06:07,Galen Rupp,美國,2018布拉格馬拉松2:06:11,Yuta Shitara,日本,2018東京馬拉松 ---

圖片來源:Runne…